作者: 袁晓明

早几天,美国职业高尔夫菲尔·米克森在一次赛后记者招待会上回答完有关高尔夫的问题后,突然爆出惊人之语,说近期要做出一个重大决定,可能要搬家,逃离高税的加利福尼亚州。他提到去年加州的个人所得税被提升到13.3%,把包括联邦、州、地方的各种税加在一起,他收入的63%都交了税!

米克森从事职业高尔夫已有20年,他出生在加州,父母住在加州,他去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上学,毕业后,回到加州。可见,对他来说,离开加州,并非容易之事。但一美元的收入,被各级政府拿走63美分,他实在受不了了。当然,米克森不需搬家到外国,美国人需支付同样的联邦税,但地方税却是大不一样。加州在不断提高州的所得税,而另有一些州却始终没有所得税,比如佛罗里达、得克萨斯。米克森去年收入大约7000万美元,光是州税一项,他就要交出800万,如果他住在佛州或德州,就不用交一分钱的州所得税。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绝大多数职业高尔夫球员都住在佛州、得州,显然不只是因为天气暖和,一年四季练球时间长。其实,若就天气和自然条件而言,加州更有优势。

米克森这番发言,立马引来媒体的围剿,因为他说了“政治不正确”的话,更有人谴责他,就算收走你63%的税,你每年还挣上千万美元,有什么可以抱怨的?有可能赞助商施加了压力,稍后米克森不得不出面道歉,但他并不承认说了错话,只是说他不该把个人财务话题拿来公开讨论。对于米克森的抱怨,媒体也向名气更大、收入更高的老虎伍兹提问,为什么在1996年进入职业时就把家从加州搬到了佛州?伍兹的回答很实在:他离开加州就是因为加州的税太高。过去18年,伍兹有几亿美元收入,多交15%的税,那可不是小数目。这些年,许多欧洲职业高尔夫球员迁入美国打球,不约而同都去了佛州和得州,尽管加州有漂亮的球场、宜人的天气,却没有欧洲球员搬入。

得州州长培瑞闻讯立即在推特上对米克森发出邀请:“菲尔,来德州吧,我们没有州所得税。”其实,培瑞州长不只是向米克森那样的职业高尔夫球员发出邀请,更是向加州的公司和企业发出邀请,搬到得州来吧,这里有更好的投资、经营、生活环境。最近,培瑞在加州的电台上大做广告,邀请加州的公司和个人搬去得州。近日培瑞更亲自去加州,与一些大公司和企业交谈。

要知道,过去十年,已有200万加州人搬出了加州,他们中的多数去了得州。更有许多公司从加州搬出,也去了得州。没错,加州曾诞生许多如苹果电脑那样堪称伟大的创新型公司,但现在苹果电脑也把发展中心放在了加州以外,苹果电脑早些时候已宣布,要在得州的奥斯汀投资3亿美元,建立开发中心,将招收3600人。

美国的联邦制有其独特性,在税收上,各州都有自己的法律。在加州,州的公司和个人所得税高达10%以上,而在得州,税收主要来自消费税。在法规上,加州对建立与经营公司有非常多的限制,而德州却提供了非常宽松的环境。举个例子,在加州,个人可以对公司包括医院、诊所有任意的诉讼,如果某个医生出了医疗事故,会被诉得倾家荡产,如果起诉者败诉,也不承担任何经济责任,人称这样的诉讼为“疯狂的诉讼”。在得州,法律对公司和医生等有更多保护。就冲这一条,许多医生搬到了得州。过去这些年,得州已有了世界上最好的医疗中心之一,这与投资的行医环境有很大关系。从生活上讲,德州的房价位居美国最低的州之一。相比起来,在加州要花200万美元的房子,在德州也就不到50万美元。

其实以上说的都是表象,最根本的,是加州与德州的政府管理理念大不同。加州是“左派”的民主党执政,他们信奉大政府、高税收、高开支政策,在这样的理念下,加州已到了破产边缘,政府没钱,怎么办?加税。因为太多的人要吃福利,他们就投票给满足他们福利条件的政客,而创造财富的人要么忍受60%的高额税收,要么走人。在德州,是保守派的共和党执政,他们认同小政府、低税收、平衡预算的理念。过去一年,德州政府有几十亿美元盈余,培瑞州长提议州议员立法,把这些盈余给纳税人,这是前所未有的。政府收的钱都是有去无回,所以必须要有新的立法,才可将盈余退还给纳税人。

不论从哪个方面看,加州模式VS德州模式,都是对美国未来的预言。奥巴马入主白宫以来执行的是加州模式。如果下一次选举,保守派的共和党人仍不能上台,无法把美国从加州模式转到德州模式,美国或许还会有更大的麻烦。许多德州人对此似乎没有信心,要不,几万德州人也不会到白宫的网站去请愿,要求将德州从美国独立出来。

不过,保守派也不必太悲观。再怎么说,美国50个州,今天有30个州的州长是共和党人,他们的执政理应更靠近德州模式吧?